(四)当年奥巴马的头像印在了潮T上

时间:2018-03-07 12:19:08 作者:小小熊他妈 阅读: 6554 点赞: 3 分享: 49

2009年,苹果公司也开始走时髦路线了

文 / 艾一熊

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门,就听见秀秀的声音传来。屋子里有些暗,一定是秀秀在做瑜伽。果然,阳台上投射出一个完美的下犬式剪影——合上窗帘,关了灯,创造出幽暗的视觉,再放一首古风的音乐,一堂完美的瑜伽课就这样开始了。

不得不佩服秀秀的坚持,自从我来北京,和她合租一间公寓,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她练习瑜伽。论身材,论脸蛋,秀秀堪称完美,可是对自己的形象依然一丝不苟,绝不允许身体任何地方长一块赘肉。

“我居然能忍受和你住在一个屋檐下这么久,也真算是奇迹了吧,阿茉同学?”美丽的剪影立起身子,变换成一个优雅的叉腰造型,“真不知道,我当初是犯了哪门子神经,死气白咧非要收留你的。”

我开了灯,看见秀秀笑嘻嘻的脸,知道她准是又抓住了我的什么把柄,想拿我开涮呢,并没有真的生气,。

“算了,你现在赶走我也不晚,这差事,我真是不想干了。”我耷拉着双肩,重重地向前走了两步,一头扎进沙发里,再也不想动了。

“嗯?”秀秀略带疑惑,“不对劲,这可不是那个生龙活虎、天不怕地不怕的阿茉啊?什么事把你搞得这么颓废?”她注意到我乱糟糟的头发、脏兮兮的脸、还有那条被她嘲笑了很久的直筒牛仔裤。

“我的碧玉丢了。”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,然后把在零度公馆遇到的奇葩事儿,仔仔细细跟她讲了一遍。

秀秀认真听着,若有所思。

“骁勇?”秀秀一字一顿念叨着,轻皱眉头,像是在搜寻脑子里的记忆,“不应该啊,阿茉你知道吗,骁勇可是骁氏集团第三代准继承人,在商界以狠辣、果敢著称,收购那些零零散散的供应商跟割麦子似的,江湖人称’冷面杀手’。怎么会对你那块玉有兴趣呢?对你感兴趣倒是很有可能。”

“哼,别提了,那位骁公子也不知道得了哪门子消息,居然认识我是阿茉,抱住我不放。更气人的是,采访的时候,他就跟白痴似的看着我,总共吐了不到三十个字,还都是废话。”想想过去的那半个小时我就来气。

“这也太不专业了,不是他的作风啊。”秀秀左手托着香腮,右手支撑着左手的手肘,眯着眼睛看着我,思考的时候,她总是这个姿态。

“什么冷面杀手,分明就是绣花枕头嘛。”我不屑,“我刚进去的时候,看到他身边还有小姐,而且是两位!”

“这个嘛,并不妨碍他成为冷面杀手啊,”秀秀说,“骁勇喜欢风月场上的女人,那是商界共知的秘密,没什么新鲜的,哪天他不找女人了,倒是会让人意外。”

“你怎么什么都知道?这么八卦的事情?”我佩服秀秀的就是这点,她进杂志社比我早,业务能力强,精明能干,不仅会看企业的财报,而且对那些大佬的行事作风了如指掌,对富豪阶层的生活习气更是非常了解,就好像她那么生活过似的。

“这个嘛,你网上搜搜资料不就知道了?”秀秀轻挑柳眉,“我奇怪的是他为什么拿你那块玉,还有接受采访的时候那么反常的表现。你身上指定是有什么东西砸中了他,是什么呢?”她看看我。

我也看看我自己,不能理解,我阿茉虽然天生丽质,长得清纯可爱,肤白貌美,但还不至于惊艳到倾国倾城,况且,骁公子身边美女如云,怎么会注意到我这颗青苹果?讲真,论身材,我就是一发育未完全的中学生,纤细、平胸,哪哪儿都不突出,对他来说能有什么吸引力?就算是有,也极有可能是暂时的——转天口味又换了也说不定。

“我觉得还是和那块玉有关。”我说,“哎,不想了不想了,现在想想怎么对付主编吧,采访成这样,稿子怎么出呢?”我又倒进沙发里。

“如果玉真的在他手里,他一定会还给你的,没跑。”秀秀说得很肯定。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邪门,这个骁勇,葫芦里卖什么药呢?”秀秀拉起我,“别管那块老掉牙的玉了,现在最重要的是,怎么把你剩下的方便面清理干净,马上!”

一通收拾之后,给我的巴西小龟换了水,又舒舒服服洗了个澡,感觉没那么疲惫了,于是在电脑前查骁氏集团的资料——想要交差,我手头掌握的那点信息是远远不够的。

“骁勇,”我打了这两个字。网页上出现很多有关骁勇的消息,其中一条是“骁氏集团长孙骁勇大婚,妻子江虹燕背景非同一般”,嚯,原来是结过婚的?我不由得点进去一览究竟,发现这篇报道是十年前的,骁勇和现在的样子没什么变化,只不过从照片上看,那时的他眼神里更多了些忧郁之色。旁边的新娘倒是温婉可人,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,来头就更不小了,江氏集团的独生女,含着金钥匙出生的,富豪排行榜上的常客。

“哎,”我叹口气,“这些人真是会投胎,不仅长得俊美,还都生在有钱人家。只是这位骁公子,守着这么大一个美女老婆不宠,怎么还有心思在外面拈花惹草。有钱人,哼,搞不懂。”我想起骁冷面那眼神,不由得暗笑,“这么算来,他今年应该三十多岁了,还真是保养得好。切!白瞎了那张俊美的脸,看谁都像是欠他二百吊似的。”

我陆陆续续又搜集了一些骁氏集团的资料,看了看这周发生的财经新闻,挑了几条有用的,准备明天报选题。等忙完这些,往秀秀屋里一看,她早已在电脑前玩起网络游戏,不知有多久了。

******

星期一早上,是杂志社例行的选题会。主编薇姐和副主编罗玲已经在会议室就坐,我和秀秀还有另外两名兼职编辑陆续到场。编辑部缺人手,目前就这几个人,那两个兼职编辑还没毕业,都是某大新闻系的大三学生,说是兼职,实际上基本干不了什么活儿,只能写些短评类的稿件,大头都是我和秀秀在写。

薇姐看上去气色不错,想必这几天在外地找着了合适的赞助商,杂志社生存下去有希望了。罗玲还是那身刻板的黑色套装,和三年都不会换一下的严肃表情。

每个人都简单汇报了一下上周自己负责的稿件的进度,然后开始报新的选题。秀秀总是第一个抢着发言,通常她找的选题不仅内容新鲜,而且角度刁钻,我等都很敬畏,看得出来薇姐对她也是赞赏有加,连挑剔的罗玲都常常称赞她。

“时尚界最近刮起一阵奥巴马风,把刚当选的总统设计成各种时尚单品,比如编织帽、T恤衫、太阳镜,甚至和奥巴马有关的珠宝和饰物。”秀秀又有了新发现,“这才是美国的新潮。”

“做个月评吧,就说奥巴马起跑了,时尚家们赚翻了。”薇姐威武,一语戳中重点。“下一条。”

“苹果公司也开始走时髦路线了,自从去年7月份把国内第一家旗舰店开在北京三里屯,现在又将阵地拓展至广州,专心进军时尚产品领域。”秀秀接着说。

“这能说明什么呢?”薇姐发问。

“苹果已经不是一家单纯的IT产品公司了,它正在转变,照此情形看,它在中国积累的粉丝,足以让即将进入国内的iphone大放异彩。”秀秀说,“在国外,苹果的饥饿营销方式已经让iphone一机难求,这种情形恐怕很快要在中国上演了。”

“去联系苹果中国,做一篇营销解读,就算采访不到苹果公司的人,他们过往的营销史也足以支撑一个精彩的专题。”薇姐下了指令。

“这不是啃剩饭吗?”罗玲发话了,一贯的尖酸刻薄,好在我们都已适应。

“你的意思是?”薇姐有点不悦。

“苹果公司的案例有多少家媒体已经报道过了,咱们再写,能写出什么新的东西来,如果采访不到苹果的发言人,这篇顶多是个月评。”罗玲分析得倒是有理。

“不见得,”秀秀的语气一贯自信满满,在这种场合,敢和罗玲较劲的,也就只有她了。“苹果的内容向来都是热点,只要角度新,就算是肯冷饭,也照样有人看。比如我们可以总结一批在营销方式上模仿苹果的品牌,看看他们山寨出来的效果怎么样,这就比较有趣了。”

这次罗玲没有反驳,薇姐示意就照秀秀说的办。接着秀秀又连续报了好几个选题,都被采纳。我有点心不在焉,琢磨着怎么和主编汇报骁氏集团的事儿,再看看自己准备的选题,有两个和秀秀的重复了,角度也没有她的新鲜,怕是要挨批。

“阿茉,你说吧。”主编看向我,脸上的温度明显降了下来,对我不满嘛这是。

“嗯,三元和百思买这两个选题和秀秀的重了。”我磨叽着。

“说没重的。”

我心虚着讲了两个选题,都被否决了。最后,我提到周六的发布会,提到骁氏集团和Dido在中国的发展战略。

结果只说了几句话,薇姐就喊停了。“这个先不在这里讨论,小黄,你说吧。”小黄是两个兼职编辑之一。咦?看主编那架势,似乎不愿意理我嘛。哼,不爽。我继续沉默,在座的再说什么几乎没听进去。

“阿茉,你跟我来一下。”选题会结束,薇姐叫了我去。刚进她办公室的门,就被劈头盖脸骂一顿:“好啊你阿茉,真没瞧出来,本事挺大,敢在那么多家媒体面前丢人,丢的还是《广告之家》的人!丢我金海薇的人!”听这语气,看这表情,是跟我来真的呀,真生气了。

“薇姐,你这么快就听说啦?”在会场上咬不烂牛排这事儿,她怎么会知道?还是说,我的着装被嘲讽这事儿,她知道了?也许,是专访遭遇尴尬这事儿吧。我心里细数了一遍周末发生的糗事。

“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呢,”薇姐坐在办公桌前,一只手叉着腰,另一只手猛敲桌子,“直接用手抓牛排、穿着T恤牛仔就去参加晚宴、专访连半个字都问不出来,换做别人,还真搞不出这么多事儿来。”

这么细节的东西都知道,指定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了。“是啊,我也觉得我挺能耐的。吃碗泡面的功夫就能换上衣服出门执行任务,所有信息一概没有的情况下居然能混进会场,还博了个彩头,让所有人都瞧见《广告之家》的年轻副主编就是这么出场的,得亏石楠瞧得起我,那么多人非要跟我过不去,活该我出门被狗追,被醉鬼强抱,被那该死的骁冷面一句句给噎回来,连我那块宝贝玉都那么遭人惦记,如今搞丢了,老娘我也不干了。”说完我“啪”,将装钱的信封扔在桌子上,转身就走——本姑娘脾气也不是盖的。

“回来回来!”薇姐放松了语气,她发火不过三分钟,转头就和你和好,大气的很。

我迈出去的腿又停下了,一行思,不干不行,刚来两个月还没转正呢,不干连房租都付不起,只能上街乞讨了。

“你刚才说石楠?”

“是啊,《营销圈》的石楠。”我转过身,既然给了台阶我就下吧,“那位大叔看似跟咱们《广告之家》很不对付啊,专门跟我过不去。我承认,在那种场合,我的穿着实在不合要求,但是大叔抓住这点不松口,颇有点挑衅的意味呢,就像看笑话似的看我。”想起石楠的冷嘲热讽,觉得他还真是缺少点风度。

“哼!冤家路窄,你那些糗事儿,保准都是他散播出去的。”薇姐站起身,双手抱在胸前,脸上恨恨的。“这个老鬼,又欺负到我头上来了。”

我纳闷,“薇姐,咱们和《营销圈》虽属竞争关系,但是和咱们竞争的杂志多了,也没见哪家的主编对《广告之家》这么不客气啊,跟有仇似的。”

“就是有仇!走着瞧!”薇姐圆目一睁,很吓人的架势,转而又温和地对我说,“阿茉啊,这次发布会的确是难为你了,通知得很晚,也没跟你说明白要求,我的错,让你受那么多委屈。但是呢,你要知道,记者这个职业,常常是赶在时间前头,不给你做什么准备的,你要有应付万变的能力。知道当初我为什么选择留下你吗?”

我沉默不语,想起两个月前在这间办公室的情形。当时我连吃饭的钱都快没有了,得亏秀秀将我引荐给薇姐,虽然我之前是做销售的,但是还有点文字功底。薇姐在得知我的专业也是统计学之后,就答应让我试试——她也是统计学专业出身,照她的说法,学数学的,有很强的逻辑推理能力,这是财经记者必备的素质。

“你的专业只是一方面,”薇姐说,“我更看重你身上那股子灵劲儿,只要你努力,你很快就能在这行站稳脚跟了。”说着,她拿起那个信封,又交给我,“以后,只要是你单独出席的活动,车马费就是你的,不用拿给我。这些钱,拿去好好置办一身像样的衣服,瞧你现在穿的这样,难怪人家笑话你呢?啊?跟高中生似的。”

“薇姐,我会努力的,”我接过信封,才不会跟钱过不去呢。

“对了,为了咱们杂志社的前途着想,我期望你和秀秀,都能参与到销售这块的工作中来。其实,拉赞助这活儿,你们做外采的很容易得心应手,接触的都是能拍板钉钉的人物,多说几句话的事儿。谈成了,给你们提成,比你挣的那点稿费多多了。”

“不是薇姐,咱这不光卖艺还卖身呢!”我又管不住自己这张嘴了。

“说什么呢!就知道你小姑娘能耐,但咱得有个原则,卖艺不卖身,哈,其他的你看着办吧。我看好你哦!”薇姐酷酷地用手比划了一个手枪的造型指指我,显然对我很是期待。

“有钱不赚,那是傻蛋!”我亲亲手里的信封,冲薇姐甩了一个飞吻过去,转身就颠儿了——骁氏集团的稿子要写,而且,我得想办法把玉要回来。

相关阅读
  • 新援中超登场胜率仅1成,广州恒大能否延续强势?

    新援中超登场胜率仅1成,广州恒大能否延续强势?

    2018-02-21

    2018年2月21日,亚冠联赛小组赛广州恒大客场挑战大阪樱花,恒大新援古德利首发登场。这名从转会广州恒大淘宝开始就不被看好的外援,正式开启了恒大生涯。古德利是塞尔维亚国脚,2017年1月正式加盟中超球队天津泰达。不过,他的泰达生涯并不那么顺利。2017赛季,天津泰达始终处在降级边缘,更是迎来了一波13轮不胜,其中10负...

  • 李晨自曝下半年将迎娶范冰冰 粉丝:终于要结婚了

    李晨自曝下半年将迎娶范冰冰 粉丝:终于要结婚了

    2018-03-05

    李晨自曝下半年将迎娶范冰冰 粉丝:终于要结婚了

  • 亚冠新军连胜 权健仍需提升

    亚冠新军连胜 权健仍需提升

    2018-02-14

    作为亚冠新军,在资格赛附加赛中淘汰内格罗斯的天津权健在“水滴”迎来了俱乐部历史上的第一场亚冠正赛,最终凭借莫德斯特、孙可的进球以及对手的乌龙球,以3比0的比分兵不血刃地击败了来自香港的冠军球队杰志队,取得了亚冠的开门红。胜利可喜,不过从这两场比赛球员的状态和技战术执行来看,还需要进一步提升。杰志队是E...

  • 搞笑!日乒凭上签取一胜两负,日媒称有望进决赛!樊振东或团灭!

    搞笑!日乒凭上签取一胜两负,日媒称有望进决赛!樊振东或团灭!

    2018-03-08

    就在刚刚,卡塔尔乒乓球公开赛正赛男单首日开赛,樊振东以4:1的比分战胜了日本选手吉村真晴!这也是今天中国单打选手面对日本单打选手的取得的第二场胜利!比赛开始后,樊振东率先进入状态拿下首局,第二局比赛吉村真晴扳回一局,前四局比赛进行完毕樊振东以3:1的比分领先日本选手吉村真晴,其中第四局比赛樊振东更是打出了...

  • 绝地求生:刺激战场这些主播最会吃鸡 枪法最骚气!

    绝地求生:刺激战场这些主播最会吃鸡 枪法最骚气!

    2018-03-19

    作为绝地求生官方正版手游,由光子工作室研发的《绝地求生:刺激战场》一经上线就获得广大玩家好评。伴随着手游的出现,各大直播平台也推出了专门的“刺激战场”的板块,各式各样的主播也出现在玩家的视野当中。有的主播俏皮耍宝满嘴骚话,有的主播沉着冷静枪法超群。小爆哥今天就来盘点一下这些主播,看看有没有你的菜?D...

推荐阅读